论口水的止痒效果

毫不夸张地说,人类最大的仇敌就是蚊子了,每到夏天必能看见它们的踪影,尤其最喜在你熟睡时,悄悄地偷袭,第二天醒来,贪图凉快而伸出的四肢必然满是包,一边擦着花露水一边痛骂着该死的蚊子。

————————————————

“哥哥哥!”

被田柾国催命似的叫声连忙从电脑前赶来的郑号锡一把踹开门,慌张地问道。

“咋了?”

“你看——”田柾国委屈地指指自己的内裤。

“呀!你一大早的耍什么流氓!”

郑号锡抄起手上的手机一把丢过去。

“不是!哥你看!我被蚊子叮了!”

看小孩眼中含泪也不似假话。

郑号锡走上前,跪在床上。

“哪呢,我看看。”

可能是因为早上的自然生理反应,内裤被撑了起来,郑号锡斜眼看看他,暗自说道敢耍流氓就阉了他!

田柾国小心翼翼勾起裤头,尽量不让布料摩擦到皮肤。

“卧槽,你睡觉难道不盖被子?咋隔着内裤都能被叮成这样?”

屹立在空气中的长菇模样本就可观,关键那蘑菇头部还被叮了一颗大包,显得更肿了。

“你这、痒吗?”

郑号锡颤颤巍巍地不敢伸出手去碰,这种地方被叮一口,瘙痒应该更甚吧。

“痒……还不能挠它,越挠越肿……”

田柾国委屈得嘴巴都撇下来,抱着哥哥的手臂撒娇。

“哥,我好痒啊……”

郑号锡拍拍他的肩膀,让他穿衣服。

“走,我们去医院。”

没想到一听这话,田柾国直接摇头拒绝。

“不!我才不要把我那东西露给别人看!太羞耻了!”

田柾国撒开郑号锡的手,拽着被子躲到床头。

“听话!”郑号锡一步一步挪过去,扯开田柾国护在胸前的被子,“就一会的事情,给你开个药很快就好了。”

“我不想去!”见哥哥态度强硬,田柾国又开始他的拿手撒娇,“哥哥疼疼我,万一过了今天就好了呢?”

郑号锡似是想到什么,跑到别处拿了一瓶花露水回来。

“那你把它擦到上面看看。”

“哇哥,见过风油精滴【哔——】,没见过花露水滴屌的,哥你有点歹毒了。”

“歹毒?那你是没见过我歹毒的样子!”

郑号锡恶狠狠地说道,把花露水倒出一些在手上,趁田柾国不备就想偷袭过去。

田柾国连忙抓住他的手身子顺势一崴,两人扭在床上,互不相让。

田柾国被按在床上,心慌地看着郑号锡两只手上的东西,右手一瓶开盖的花露水,左手有倾倒的液体。

“哥哥哥!”田柾国连忙叫住他,“我想到了!可以缓解的方法!”

“你说!”

郑号锡喘着粗气,誓要把东西抹在他身上。

“我听说,唾液可以止痒来着。”

“啊?”

郑号锡懵住了,愣愣地看了眼那根肉菇。

“你他么,不会是想?”

田柾国本来也没有想到那一层,呆愣了片刻,缓缓点头。

静默了几秒。

郑号锡退开身体,把花露水瓶合上盖放到一旁。

“坐起来。”

他跪在地上,张嘴缓缓地贴近那跟肿得不像样的玩意。

田柾国双手反撑在身后,心中暗自叫好,总算逮到一个让哥哥用嘴的机会。

·

·

“嘶——”

那是爽的,田柾国眯了眼睛,腰部不自觉地拱起。

哥哥的口腔又烫又软,头部顶在舌根感受到他艰难地打转,全身的血液这会全部集中在下半身重要的部位当中,炽热的温室让血液享受着沸腾的感觉。

“哥哥,多舔舔它。”

田柾国抓着郑号锡的头发,仰起头往前更深地顶弄,深深地感叹着。

“唔嗯!”

发出阵阵闷哼,郑号锡都怀疑田柾国是有预谋的,顶到喉咙的呕吐反应逼得他眼泪都蓄满了,偏偏嘴里的东西比往日都大,有些承受无能。

努力张大了嘴巴,让他进出方便,可这小子得寸进尺,好像食管能进去他也一定会顶进去一样。

真不行了!

郑号锡含着泪水拍拍田柾国抓着自己的爪子。

田柾国这才反应过来,缓缓抽出来,硬朗的肉菇身上沾满了口水,连着郑号锡的舌尖未曾间断,景象略显淫靡,卧室的气温逐渐升腾。

郑号锡爬上床,趴在床上缓着劲儿,扯过一个枕头抱着,换了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将臀部撅起,侧首看向他。

“用后面吧。”

·

·

扩张又是考验田柾国定力的时候。

这几天都是和哥哥单纯地盖着被子睡觉,没有半点逾越的事,亲亲抱抱摸摸不算!这会子感受到哥哥身体的柔软,海绵体再一次回想起在他体内放肆冲撞的甜美感受,真想现在就享受那蚀骨的快感。

“哥哥……”

田柾国哑着嗓子,低下头亲吻哥哥的臀部。

郑号锡全身赤裸趴在床上,浑身都是烫的,耳根子红透了,田柾国的手指在体内恶意画圈抠挖,里面一阵一阵的痒意让他破口大骂,回过头一脚踹过去。

“你他妈的!老子让你打晨炮你就这么对我!”

哥哥的精准打鸡让田柾国有点吃不消,幸好身姿灵敏只被踢到大腿,他揉了揉腿,把手指插得更深,向前俯下身去冲着哥哥的耳朵吹气。

“我错了哥哥,但哥哥难道不爽吗?”

哪里有半分知错的样子!

“爽你马,你给我认真啊——!”

短暂又高亢的呻吟成功打断了要说的话,郑号锡把嘴埋在枕头上,因为快感泛红的眼睛狠狠瞪着田柾国。

田柾国眼神分明带着笑意,他就是故意的!

田柾国拔出手指,指上的肠液被抹到不停开合的入口处,那正等待被享用的入口因为手指的触碰又猛烈紧缩起来。被晾了一会的肉菇这会子上面的口水已经干了,瘙痒侵蚀着田柾国的意志,田柾国轻轻拍打下他的臀部,扣着他的细腰,肉菇在入口处上下磨蹭,激得入口不断收缩又放松,直到习惯他的触碰开始放松下来,田柾国才扶着底部慢慢进入。

这个进入是漫长又充满着侵略性的,俩人似乎都小看了被叮得肿大的地方,一路开拓下来,中途多次停下等待郑号锡适应。田柾国抱着他僵硬的脊背,亲吻着给予力量。

“可以动了吗?”

应该是全部进入了,郑号锡长舒一口气,抱着枕头轻声答应他的请求。

·

·

果然是小瞧了蚊子的能力了吧!郑号锡急促地喘着气,时不时吞咽口水以缓解因张嘴呼吸而带来的口干,脑门抵着凉席,枕头已经被他整个抱在怀里蹂躏,身后的力度已经是他跟不上的节奏,体内那根东西不要命地往里顶,进出抽插的时候顶部必然会碰到敏感点,累积的快感已经不允许他忍多长时间了。

“你、你给我慢点……”

向后伸手想推开他,却被反抓着手按在身后用力猛干。

“操!你啊!田、柾、国!”

郑号锡的大腿根在颤抖,后穴夹得更紧,田柾国舔着嘴唇,将每一次顶撞的快感牢牢地记在心里。

“我还是好痒啊哥哥……”

郑号锡听闻这话,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你、啊、你不是说嗯!口水能、能止痒吗?”

“对啊,是口水,可现在换了一个口,好像没什么作用。”

“那你他妈!没作用啊、还、还不拔出来!”

“那不行,哥哥说好要给我打晨炮的。”

田柾国胸膛紧贴着郑号锡的脊背,身下幅度变小,力量却更大。

“操!啊!我、我不行、不行了!……”

郑号锡微微挣扎想把他推开。

“是怕弄脏床吗?”

田柾国清楚哥哥心里想什么,他环着人的腰把他带到床边。

“坐上来。”

郑号锡红着脸慢慢把腿分开跨坐在他身上,一手抱着他的脖子,一手抓着硬得不像话的物件对准后穴塞了进去。

这个位置顶的很深,田柾国也没让自己动,从下到上狠狠地顶上来,敏感点被狠狠地辗到,郑号锡紧紧抱着田柾国的脖子。

伴随着不自觉抽搐的腰身和痉挛的后穴,前面流出微白色粘稠液体,沾在田柾国的腹肌上。

郑号锡瘫在他身上,射精后的贤者时间他一点也不想动。

“哥哥的里面好热,烧得我更痒了,哥哥……”

田柾国的东西好像更大了,郑号锡惊觉不对,抬脚想站起来。

“你等等!再等一会唔——!”

体内的东西再次做起了自下而上的快速不规律运动,要说的话被柔软的唇堵了回去,身体瘫软着的郑号锡掐着田柾国的后颈恶狠狠地想。

妈的花露水滴屌你是跑不了了!

·

后记:

下午被郑号锡威胁不去医院就把一瓶花露水全倒上去的田柾国还是乖乖跟着去了医院,虽然结果是让买盒外敷药回家按时涂,但躺在床上任人观屌的阴影还是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哦,真是去他娘的蚊子!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