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R

  
  郑号锡是被盘醒的。

  睡的好好的,蓦地觉得全身血液往一个地方集中,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逼着郑号锡睁开了眼睛。

  “金泰亨?”

  埋在自己双腿间上下动作的人闻声抬起了头,吐出口中的器物,朝郑号锡灿烂一笑。

  “哥你醒啦?”

  废话,想不醒都难。

  看着自己的重要物件被眼前的家伙抓在手中,郑号锡也不敢轻举易动。

  “你干什么?”

  看了眼金泰亨身后的门,思考着会不会有人进来以及自己的逃跑路线。

  “哥你别看了,我把门锁了,而且你也不会有机会逃走的。”

  郑号锡瞪着他,似是被看穿心思后的尴尬。

  “哥我们都好久没做了,泰亨想你了。”

  深沉的低音炮炸开在耳边,郑号锡差点晃神就想开口答应。

  不行,这小子三天两头就想让自己帮他泄火,他到没什么,自己却只能扶着腰尴尬地找借口掩盖。这才一星期没做,又开始了。

  “不行,我拒绝。”

  平时好脾气的哥哥居然拒绝自己,金泰亨神色有些委屈。

  “哥,泰亨真的难受,哥帮帮我吧。”

  郑号锡皱起眉,刚想开口,就被严实地堵住了嘴。

  金泰亨的气味萦绕在鼻尖,被迫抬起头承受他的毫无章法的吻技,虽是一股蛮劲,却还是勾得人动了情。

  郑号锡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他的肩膀,毫无动作的舌头就着他的节奏慢慢回应。

  身上的人似是高兴了,动作一改刚才的霸道,极致的温柔起来。手上也开始动作,握住郑号锡依旧挺立的器物,慢慢揉捏撸动。

  “唔……嗯……”

  嘴中传出不自已的闷哼声,郑号锡觉得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下腹,密密麻麻的快感再一次充斥了全身。

  “哥都这样了,还不要做吗?”

  身上的人睁开眼睛,看着脸色潮红的哥哥,勾起嘴角,用哥哥最受不了的声音低沉地说到。

  这家伙。

  郑号锡喘着气,用发红的眼角瞪着他。

  “你爱做就做吧。”

  金泰亨嘴角笑意加深,低下头轻啄郑号锡的眼尾。

  “哥哥真是不坦率,不过我就继续了。”

  金泰亨决定让哥哥先发泄一回。

  再一次含上了蓄势待发的那物,比之前更为猛烈的吞吐着。

  郑号锡毫无意识地抓着床单,腰也不自觉地挺动着。

  快到了。

  郑号锡屈起身子推搡着金泰亨,声音有些发哑,说到:

  “你快让开,要出来了……”

  金泰亨抓着哥哥的手示意他没事,含着他的顶端,手飞快地动作着。

  “啊……泰亨……啊!——”

  高潮过后郑号锡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断地平息着自己紊乱的气息。

  金泰亨用嘴接着一股股出来的液体,直到似乎再也出不来后,终于抬起头来。

  郑号锡看着金泰亨越来越近的脸庞,心中有种预感。

  金泰亨终于附上了他的唇,属于自己檀腥的气息被他强势地渡入自己口中,郑号锡有些接受不了地推搡着他。

  “怎么了,不是哥自己的东西吗?”

  听着明显带着笑意的声音,郑号锡有些羞愤。

  “我,我又不会吃自己这东西……”

  “那哥吃我的好了。”

  郑号锡睁大眼睛,似是被他的这话震惊到了。

  “好吗,哥,帮帮泰亨。”

  脖子被细细地啄着,低沉的声音像极了诱惑人的塞壬,郑号锡不由自主地说了句“好”,反应过来后简直想咬住舌头撤回刚才的话。

  眼前的小孩笑了,然后转了个身,把两个人都侧过来,让自己的东西抵在对方眼前。

  “哥快帮我。”

  略显急躁的声音从下方传来,郑号锡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东西上。

  鬼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长的。

  郑号锡撇了撇嘴,缓缓张口含住了顶端。

  努力张着嘴不让牙齿碰到,口腔和喉头尽力收缩着,听着下方难耐的喘息,郑号锡觉得有些成就感。

  正尽力地服侍着口中的器物,后穴传来被侵入的不适感。

  金泰亨手指沾上早已备好的润滑液,慢慢深入哥哥的后穴。

  感受到哥哥的动作变慢了,金泰亨开始律动自己的下体,手指也模仿下身的动作,抽插着后穴。

  郑号锡心中叹息着,有个任性的弟弟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宠着呗。

  郑号锡随着金泰亨的动作放松着身体,后穴已经被侵入了三四根手指,张大的嘴也已经有些酸痛。

  金泰亨停下了下半身的动作,慢慢把器物从哥哥口中抽了出来,转了个身子,亲着哥哥红红的唇。

  “好喜欢哥哥哦。”

  受不了该死的低音炮在耳边说着情话,郑号锡腰身一软,咬着嘴唇。

  “你快点!”

  金泰亨低低地笑了笑,抽出正在哥哥身体里抠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避/孕/套,抬眼看了看,刚好发现红着脸看着自己的哥哥。

  “是我喜欢的草莓味,哥哥喜欢不喜欢?”

  郑号锡转过脸,不想回答这种羞耻的问题。

  金泰亨撕开包装戴了上去,抬起白嫩的大腿,对准开合的后穴挤了进去。

  炽热的器物一路开拓,早已熟悉器物的身体轻易地将它吞到了最深处。
    
  郑号锡的表情有些隐忍,想要身上的人继续动作,却耻于开口。

  “哥哥看看我。”

  郑号锡转过头直直对上了弟弟带着笑意的眼神。

  “哥你觉得草莓味怎么样?”

  “不怎么样!”

  “那下次换柠檬味的?”

  “闭嘴!再这样没有下次了!”

  “泰泰好伤心啊……”

  上挑的嘴角展现着身上的人一点没有伤心的意思,也没有想动的想法,郑号锡咬着唇,轻轻扭动着下身。

  “哥?”

  金泰亨有些惊喜地盯着郑号锡。

  “闭嘴……谁叫你……不物尽其用的……”

  “那我动了?”

  “闭嘴……!快给我动!”

  金泰亨笑着亲吻着郑号锡的鼻尖。

  “遵命,我的号锡。”

  没等郑号锡反驳自己没有用敬语的事,下身由缓渐快地抽插起来。

  “啊……啊……泰……”

  因为不是直接顶到敏感点,只是抽插的时候碾过,所以没有那么强烈的快感,刚刚好的舒适感让郑号锡眯着眼睛享受着,刚刚解放过的分身又开始逐渐挺立。

  “哥喜欢我吗?”

  “……喜欢。”

  郑号锡清楚金泰亨只敢在自己舒服的时候才问这个问题,他怕理智的自己拒绝他。

  可是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傻子。

  就算受不了他的持久力,可还是很喜欢。

  金泰亨没了声音,埋头抽插着。

  “喜欢金泰亨……”

  金泰亨愣住了,停住了动作睁大眼睛看着郑号锡,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什么……?”

  “哥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你。”

  金泰亨低下头狠狠吻住郑号锡,在他口中放肆地侵略。

  “喜欢……好喜欢号锡……”

  交换唾液的湿濡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动了情的两个人一刻不停的用动作诉说着自己的喜欢。

  吻够了,金泰亨捧着郑号锡的脸,慢慢离开他的唇,黏在俩人唇上的津液拉成丝在空中断裂开来。

  郑号锡红着脸别过头,推搡着金泰亨的胸膛。

  “你还做不做了。”

  金泰亨蓦地抱起郑号锡,让他坐在自己身上。

  突然的姿势变换,郑号锡没有准备,只能一下子环紧金泰亨的脖子,两腿圈住他的腰。

  身体里的家伙顶的更深了。

  “呀你这小子!都不说一声就!啊——!”

  不说一声就开始动,越来越肆意了啊!

  “嗯……啊……臭小子……别……那么深……”

  金泰亨掀起郑号锡的宽松短袖,将头整个埋了进去,箍紧他的腰,啃咬上他的凸起。

  “啊……金泰亨……你……啊……”

  自己的衣服罩着他的头,往下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发旋,就这么舔舐着自己的敏感点,身体里那玩意儿还不停地向上冲撞,实在是太淫靡了……

  郑号锡闭起眼睛,难耐地喘着气。

  金泰亨终于从衣服里退了出来,拎起衣服的衣摆放到郑号锡嘴边。

  “咬住。”

  郑号锡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却还是听话地咬住了衣摆。

  金泰亨又低下头转向了另一颗凸起,另外一边已经被抚慰得红肿的那颗,用手轻轻地抠挖着。

  郑号锡眼睛有些发红,胸前两颗东西被玩弄得快要变成不是自己的了,但快感还是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下半身。

  郑号锡咬着衣摆,右手逐渐向下,握住了自己的分身。

  金泰亨重重地吸允了红肿的凸起,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杰作,随后笑着看向郑号锡。

  “哥哥,你看,都立起来了哦。”

  郑号锡瞪了金泰亨一眼,仍是咬着已经被口水浸湿的衣摆,红着脸撸动着分身。

  金泰亨一手握住郑号锡动作的那只手,带着他快速地动作着,一只手向后撑着,身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金泰亨看着哥哥弥漫着情欲的脸和身体,颇有些自豪的想到。

  这个连玧其哥都抢不走的哥哥,是属于我的。

  感受到金泰亨的视线,郑号锡回望了一眼,随后终于坚持不住似的,放开了嘴里的衣摆,呻吟声再一次充斥着整个房间。

  “啊……啊……我……泰亨……快……出来了……”

  金泰亨默不作声地加快了撸动的速度,伴着郑号锡顿时僵住的身体,乳白色的液体射了出来,落在两人手上。

  金泰亨停住了身下的动作,不再撑着身体整个人向后一躺,郑号锡也软了腰,跟着他的动作趴在他身上。

  郑号锡喘了几口气,随后看向金泰亨。

  长的一副cg的脸,脑子却不怎么好使,有什么心事都表现在脸上,爱跟自己撒娇的臭小鬼,自己为什么就是那么喜欢呢?

  不由自主地,郑号锡凑上前去吻住了他的唇,舌头也探出来舔弄着唇瓣。

  金泰亨欣喜地回应着眼前的哥哥,两手捏上郑号锡的臀,身下的动作是从来没有过的激烈。

  郑号锡闭着眼睛感受着后面的激烈,知道是他爱意的表达,也笑着任他动作。

  终于顶弄了几十回,金泰亨绷着身子射了出来。

  退出了哥哥的身体,金泰亨抱着郑号锡翻了个身,将他压在下头,亲吻着额头。

  “我带哥去洗澡?”

  “我自己去洗,你等会也回你自己房间。”

  “别啊哥,我不想独守空房。”

  “你不请自来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哥哥后来不也是很舒服嘛~”

  “呀臭小子!”

  知道哥哥是下了床就很害羞的性格,可还是想逗逗他,毕竟,哥哥那么可爱,谁见了都会喜欢。

  “哥就让我留下来吧,我还可以让哥当抱枕。”

  “是我给你当抱枕吧?”

  “那哥是同意啦?太好啦,我等哥出来哦!”

  看着一脸洋溢着幸福笑意的金泰亨,郑号锡也不想打破这种幸福,算了吧,就由他去吧。

  谁叫他是自己最喜爱的人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